现在的位置:首页 > 默认留言分类
默认留言分类
发布者: 张一 发布时间: 2014-05-08 15:07:08
房子是婚后共同买的,房本上的姓名是我的,离婚后房子属于共同财产么?
回复: 你好。是的,属于夫妻共同财产。

发布者: llinlin 发布时间: 2014-05-08 15:05:06
女儿出嫁,家庭财产划分没有分给女儿应得部分,这样的出嫁女儿是否承担赡养父母义务?
回复: 赡养父母是每个成年子女的义务,必须承担,不需要附带任何条件。

发布者: 董朝双 发布时间: 2014-04-08 01:08:31
假记者孙华白说谎言骗我1.9万元谁来负责?
2014-03-11 17:15:02 作者:董朝双 来源:产新网

我钱款被炸骗,我该怎么办?
我找北京市西城区,可西城区要我找二龙派出所报警。我找北京西城区二龙路派出所,可二龙派所要我回当地找派出所报警。我找到温家社区,可他们管不了帮不了,帮我提供的报警电话:6601 0110。
新华社记者杨雷真言实录:杨雷电话:18511198111
骗你的人叫孙华白,其他人受骗者也报警了。
新华社社区派出所:你直接去派出所,然后告诉我那个派出所。
我不是新华社记者,那个骗你的人为了实施诈骗故意这么说,我是中国社会科学院今日中国论坛记者。
请你在你被骗的地方报警,把我电话给警察,我去和他们对接。
我建议你去报警,让警察协助你。
我去报案,社区警察不受理,他说我不是受害者,没有办法。
骗子孙华白的电话:18500225689 13231913767。15930073513
骗子孙华白的QQ:1161967701 1252342498。

四川省阆中市海棠村三社:董朝双
手机:13198822978 聊天QQ:504079412
身份证号码: 512930195403021036
您读过此篇文章后的感受是
回复: 你好。请直接提问您要咨询的法律问题。

发布者: 梅灵 发布时间: 2014-04-03 12:17:21
我堂哥在河边钓鱼被高压电电死,现在想讨回一个公道,为刚结婚的妻子以及还未出生的孩子。请求帮助,谢谢
回复: 你好。建议委托律师。

发布者: 李多 发布时间: 2014-03-30 15:03:17
2013年12月18日湖南省湘潭市岳塘区为了搞政绩形象工程,要将本区荷塘乡滴水村的近百亩土地将要出卖给某地产商建宾江新城。

由于不顾村民实情,补偿过低,遭到广大村民强烈反对,与当地领导有关系,有来途的村民采取背后提高补偿的做法。对老实并无关系的村民则采取高压政策。李清明一家三个儿子(都已成年,但只有二儿子李锋已成家),全家七人忠厚老实,家境十分贫寒,靠打点零工维持生活。他家400m2的房屋,仅给补偿十万元,他们认为同等情况或还少很多面积的住户还补偿比他家多得多,因此拒绝与政府签合同。

2013年12月18日早上7点,天刚蒙蒙亮,岳塘区政府就派出200多人城管和烂仔,开着大挖机和救护车来到李清明家住宅,用“人墙”将此屋包围,不到20分钟,此屋变成一片废墟。户主李清明(60岁),儿子李锋(30岁)以强烈抗议对政府强拆不满,当场将已准备好的巨毒农药(三唑磷)喝下,李清明即倒地不省人事,其子李锋接着也倒下。强拆人员将他们二人拖上早已准备了的救护车,在车上押送人员多人将李锋打成重伤(经湘潭市三医院照片),李锋已被打成多出骨折,户主李清明至今在重症室抢救。现二人仍在医院抢救。近日,他家人还遭到有关人员的多次恐吓,一家人现在生活在极度紧张之中。事发几月无人问津,家人走村,乡,区都是碰鼻子灰,不理睬,请问王律师,面对当地的这种权大于法,草根农民该怎么办是出口
回复: 你好。鉴于情况复杂,建议委托律师,寻找媒体帮助。您可以致电志愿律师,详细咨询。

发布者: 潘娜 发布时间: 2014-03-27 12:36:19
我们小区房顶安装了联通基站,是在业主不知情的情况下安装的,据说基站辐射非常强,危害非常大,我们找物业,物业和联通一伙的,不作为,希望你们能帮助我们,谢谢
回复: 你好。您可以委托律师,也可以借助媒体的力量,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具体事宜,您可以致电北京义派律所010-84608010.

发布者: 刘初霞 发布时间: 2014-03-26 19:53:17
您好王律师,我想问下,买到低折扣的机票是不是不能改签,只能退票呢,
回复: 你好。关于打折机票或特价机票的退票,各大航空公司执行着不同的规定。需要根据约定,看是否构成“霸王条款”。

发布者: 卡卡西 发布时间: 2014-03-20 15:23:12
关于股权质押在实际操作中的细节及可能存在的风险
回复: 你好。股权质押属于权利质押,相对于实物质押,股权质押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股权变现时,其价值的实现取决于该权利对应的财产价值。股权质押的风险在于股权的价格很有可能因公司经营不善而下跌。当股权价格下跌后,转让股权所得的价款,有可能不足以清偿债务。虽然《担保法》规定变价收入不足抵偿债务时,债务人需要就不足部分继续进行偿还。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债务人时常因缺少能力而使进一步偿还成为泡影。因此,商业银行在接受股权质押时,还要对企业资产加以锁定,即限制企业某些经营行为,以免股权价值被掏空。其次在接受股权质押时,须对该股权质押情况及质押成立条件进行充分了解。《担保法》对股份和股票设定质权采取不同的生效条件:以股份质押的,质押合同自股份出质记载于股东名册之日起生效;以股票质押的,质押合同以出质人和质权人向证券机构办理出质登记之日起生效。因此,接受股权质押时,实际查看股东名册或向证券登记机构查询股权质押情况显得尤为必要。
您可已就操作中的具体问题进行详细咨询。

发布者: 孙莉萍 发布时间: 2014-03-20 12:36:28
您好,我在西安永诚担保置业有限公司交了担保押金,现在他们迟迟不肯退还。催他们,他们说财务在审核,走程序。
回复: 你好。如果仍不能在约定期限内退还押金,建议起诉。

发布者: 刘绍军 发布时间: 2014-03-17 17:14:03
由于我家多年前被骗到缅甸第二特区佤邦,人权及人身自由被其佤邦组织控制!而我也就被强制进入其组织工作,从事武器维修及三用子弹的模具。为此,我被军阀制的为其组织工作六年,而且是无偿的服义工作,从而,承接这一事项的是位中国公民,他叫郭本性,这六年我都在他手下干活,其人非法从事及出境,还剥削我的劳动力,我回国后,因他想续而利用我的劳力,唆使佤邦171军区最高领导人关押我母亲(田小花),威胁我为其组织续而终身服义!至今已有二十天了,我特求助媒体及法律给予帮助!
回复: 你好。建议通过正常法律途径,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发布者: 蓝晓东 发布时间: 2014-03-06 12:48:18
律师您好,婚检查出来的,我有多囊肾,我老婆起诉我离婚现在,请问有什么好的办法可以挽留这段婚姻吗?谢谢
回复: 你好。在法律上,您的妻子有选择离婚的权利和自由。

发布者: 张兆松 发布时间: 2014-02-25 12:21:36
兹浙江省武义县泉溪镇张宅村民张兆松,出生于1953年,30几年来张宅村一直不肯批基于我,后经县人民政府及广大领导的帮助,本人终于在张宅村批得参间地基,交了贰万捌仟元,房屋于2012年建成。但是张宅村干部与泉溪镇政府不甘心批基于我,不断的对我打击报复、土地证迟迟不与办理。两年来本人无数次找镇领导要求给予办理土地证,而他们每次都推托,每次都说在办理中。2013年期间泉溪镇委书记何武、镇长张世华曾当面亲口对本人说过会在元旦之前给办好,但至今2014年2月本人还是未曾看到土地证。
2014年1月,电力公司要在我和我大女儿两户人家的水田里做一个工程,工程有补偿款,张宅村高的有50万左右, 其中几户人家用到0.1亩地领得6200元,而本人领到12400元,我大女儿分文未领,本人也曾向镇领导反映过。为此我和女儿在田间等候领导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几天下来均未见人影,偶有电力公司的领导来,他们也会问我镇里的人来过了吗,事情解决了吗?而泉溪镇干部却总是一味的逃避来解决问题。为了不影响电力公司的施工,我们全家也积极配合,别的农户家施工、加油什么挖掘机也整天从我们的油菜田里出入,油菜基本都被压坏。我也曾多次拜托施工人员,希望他们做到我们家时尽量帮我们把水田弄的完整些,以减少影响以后的耕作。
2014年1月24日上午,我们像往常一样从家里出来,在田间的机耕路上等候镇干部的到来,但是万万没有想到,镇领导没来,却来了两辆警车 ,下来一群穿制服的人,在机耕路上的我和大女儿就走了过去,带头的气势汹汹,言语之意就是说,哪两个人?带走,不容我们分说就强行将我们押上了车,而此时我小女儿从家里出来叫我们回去吃饭。而后只听有人说,那个是他们家人,也抓走。接着两个人拽着我小女儿在机耕路上向警车方向一路拖过来,就这么放在地上就这么拖着过来,这些个人民警察就是这样对待手无寸铁的妇女、老人。看到他们如此残暴的对待我的家人,我就喊着,我想下去劝说,但是没想到迎来的却是拳脚相加,门牙被打落了,脸上、头上、身上多处都不同程度的受伤。而此时我大女儿也从车上,被掉到4米多深的水坑中,她打了110报警,时间大概是10:47左右,之后我大女儿不顾身上的伤痛及被撕破的衣服从水坑的另一端爬出,跑到泉溪镇政府找书记何武,可是人不在,直到11:16终于通过电话联系上了,何武表示不知情,说会交代镇长来处理。等我大女儿跑回事发地,我已经满头是血的晕躺在地上了,此时泉溪镇干部终于出现了,接着我和小女儿被镇里的工作人员带到武义人民医院。而我大女儿就等候镇长张世华的到来。
下午二点左右,我大女儿男朋友来看她,几个人就在王山头通往巩宅的公路上,还没说到几句话,大概14:20左右,东干派出所又出警了,带头的还是上午的那个人,据说是所长,只听他喝了一句,车里的人下来,接着说全部带走,车子也带回去。于是我大女儿一行人就被抓到东干派出所进行关押,时间是14:25左右,同时镇里的工作人员将我们带到医院后就要求医生给我镶牙齿,但是医生拒绝,于是就拍了下片,也没有让我接受治疗,接着我和小女儿也被镇里的工作人员直接从医院就带到了派出所,时间也是14:25左右,所长命令我们两个在大厅等着,不准离开。直到晚上七点多,有民警来对我和小女儿说,进去做个口供说可以回去了,于是我们走进了审讯室,我就被这么骗进去进行了关押,与此事没有一点关联的小女儿也被关押,说要等领导批示后才可以放人。忍着全身伤痛,整日滴水未沾的我坐都坐不住,只能躺在审讯室冰冷的地上在零下几度的冬天。挨到晚上10点左右我大女儿的朋友被放了出去,而我们一家三人继续关押,直到1月25日凌晨二点左右,民警进来,被告知我和大女儿各拘留6天,除夕要在看守所度过。小女儿一人可以回家了,接着我们就被立刻押到武义拘留所关押。
2014年1月31日,我和大女儿拘留期满,于是我们到东干派出所拿处罚决定书及拘留证,但是派出所回复说,办案民警不上班,不能给,年初三办案民警上班,我们再次讨要处罚决定书,但是回复是:没有,要等领导批示后才能拿。
2014年2月7日,我和大女儿就我们被非法拘留及被东干派出所打掉门牙一事到了武义公安局纪委监察室反映情况,但是上班的领导还没听我们说完说很决对的告诉我们,这一切是不可能的,天哪!竟有如此护短如此无耻的公安领导,对百姓的述求连个求证电话都不愿打,如此纵容下属暴力执法真是蛇鼠一窝。百姓恨呀!被逼无奈,2月10日本人只能冒着大雪赶往金华,向市公安局法制科反映,2月13日还是下着雪,本人向市公安局信访处反映情况,通过市信访处领导的帮忙,本人终于在2月17日从武义公安局信访处拿到了对本人的处罚书,处罚书是影映本,上面的内容也是明显的载赃。
在依法行政及党中央,国务院三令五申要爱护农民的今天,地方政府可以利用手中的权力为所欲为,动用武力对付手无寸铁的老百姓,难道就因为手握国家权力,可以制服手无寸铁的公民吗?把法律当成打击报复的工具,损害的是法律的神圣威严,践踏的是百姓对党的信任,严重败坏了人民政府的形象,拢乱了社会的稳定,破坏了社会的和谐,激化了矛盾,加深了百姓对地方的政府的仇恨,殊不知人民政府何时能够真正为人民?
求帮助求暴光
回复: 你好。建议携带书面材料,当面咨询律师,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总条数:  204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下一页 尾页
请您留言:
姓名: *
联系邮箱: *
联系电话:
留言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