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莱尔:要“人权”还是“安全”
时间:2013-03-29 13:38:34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记者/冯亦斐

       2005年 8月5日,英国首相布莱尔宣布了一系列加强对付穆斯林极端分子的反恐新措施。其中一项是,扩大内政大臣的权力,他可以决定驱逐那些煽动极端主义的外国人,或是拒绝发给他们入境签证。

  所谓极端主义行为,英政府的定义是:煽动仇恨,主张或是美化暴力。8月12日,英国内政大臣克拉克行使扩大后的“个人权力”,取消了激进的穆斯林教士巴克里的难民身份并禁止他返回英国。

  英国是欧洲人权公约的签字国,它将欧洲人权公约纳入1998年的人权法令中。按这个公约,是不能将任何嫌犯驱逐到可能面对折磨或死刑的国家的。对此布莱尔说,如果新的驱逐措施受到法律挑战,政府准备修改人权法令。

  “任何人都不应怀疑游戏规则正在改变。”布莱尔在宣布新措施的记者会上说。内政部长克拉克同日也称,“这些措施很重要,我们一起给那些想造成分裂或者推动恐怖主义的人发出一个清楚的信号:我们的社会和政府将不会容忍他们的行为。”

  “一般比较中立的人士认为,布莱尔的做法是一种非常右倾的做法。”BBC中文网编辑张日告宇对本刊记者说,“但(这项措施)还是受到英国半数以上的人的支持,因为两次爆炸案之后,在主犯还没有抓到的情况下,人们都认为政府还是得做点什么。在这种压力下,布莱尔就得采取行动。”

  不再是极端分子的避难所

  “巴克里早在十年前就应该被驱逐出境。”英国穆斯林协会(MCB)法律事务委员会秘书长阿布杜拉汗·贾法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说,“我们一直告诉政府应该逮捕这个最具破坏力的人,但政府没有听从我们的建议。”

  根据这次的新措施,政府将与穆斯林领袖商量把“被充作煽动极端主义中心的回教堂关闭”,并列出“不适合在英国传教而将被驱逐出境”的外国伊斯兰教教士的黑名单。而在从前,当法国警察可以长驱直入清真寺逮捕极端分子时,英国警察却相当尊重极端分子的言论自由 因为政府允许伊斯兰教徒公开宣讲和散布激进的教义,甚至在7·7爆炸事件后的初期,对公开发表激进和煽动言论的人都没有采取行动。

  根据2001年的人口普查,英国的穆斯林人口是160万,主要分布在工商业大中城市。在首都伦敦,穆斯林人口已接近人口总数的1/10。这些穆斯林人口,主要来自英国原来的殖民地国家。

  而伊斯兰教已经成为英国除基督教外最大的宗教。

  英国一向在包容性方面比其他欧洲国家更受穆斯林的称道。比如法国在公立学校里禁止穆斯林学生佩戴头巾,德国禁止穆斯林公务员佩戴头巾,英国不但不禁止,还专门修改了着装规范,允许女性穆斯林戴头巾来上班。英国部队的穆斯林现役军人可保留短胡须,穆斯林女警察还可戴上专为她们设计的头巾值勤,这在西方国家也是首例。

  但在连接两次遭到恐怖袭击后,英国这种包容甚或在某些方面的“放任自流”遭到质疑。舆论指出这种做法使得英国长期以来成为极端分子的避难所。英国政府和“准”恐怖分子之间过去似乎达成了一个默契,就是:我不去监视你,也不去惹你,你也不要在这里发动袭击。但是这种默契被伦敦爆炸案打破,英国政府开始了主动出击。

  能否赢得穆斯林民众的人心

  “穆斯林应该是解决问题的方案的一部分,而不是把他们当作问题的一部分。”贾法说,“否则,他们将以一种非常消极的方式来反应。”

  8月11日,英国最资深穆斯林警官、伦敦大市区警察助理总监塔利克·哈夫对媒体表示,尽管伦敦接连出现恐怖袭击,但在英国的穆斯林并没有真正帮助警方查找那些鼓动暴力、教唆年轻人的极端教士——7·7恐怖主义袭击之后,伦敦大区警察总监曾出面呼吁英国的穆斯林与警方合作,帮助抓获那些“四处宣传仇恨”的极端教士。一个多月过去了,哈夫表示,英国穆斯林社会对警方的呼吁和一些穆斯林领袖的呼吁置若罔闻。

  哈夫说,很多穆斯林如今不知如何是好;他们一方面对警方不断拦阻询问感到不安,另一方面也不清楚到底应该如何帮忙。

  贾法认为,恐怖主义一直是从滋养他们的族群中得到支持的。只有当人们有能力来思考、有希望向着积极的方向改变的时候,才能帮助政府解决这样的问题,但政府首先“要担负起政府的责任,避免将穆斯林族群边缘化。”

  对于布莱尔宣布的反恐新措施,贾法表示了不满:“作为一个律师,我不能理解他的做法。它只会引起激发种族主义。这种做法会给英国的穆斯林族群贴上恐怖标签,对穆斯林族群产生很大的后坐力。”

  穆斯林社群将被边缘化?

  布莱尔宣布的反恐新措施还有一个月的咨询时间。所有的英国公民,认为受到了新措施的影响,都可以提出上诉。这些新措施,有的可以根据现行法律实施,有的则需要议会批准。最大的反对党保守党对这些建议表示欢迎,并将研究这些措施的细节。英国第三大党自民党已表态说,布莱尔此举可能引发紧张关系,疏远英国的穆斯林。

  英国穆斯林组织的态度这时就显得非常重要。成立于1997年的英国穆斯林协会是一个松散型穆斯林组织,下属400个其他各类穆斯林团体。它一直以来被认为是代表英国穆斯林主流以及温和派的声音。

  7月19日,在伦敦7·7爆炸案后,该协会刚被政府授予爵士称号的秘书长伊克巴尔·萨克拉尼和其他温和派的穆斯林领袖们一起,与布莱尔以及一些议员会面,商量解决问题的对策。他们重点提出的问题有,对于爆炸案为什么会发生,应该寻根溯源,要给年轻一代树立正确的榜样,并指出爆炸案与伊拉克和英国外交政策的联系。

  贾法认为,布莱尔并没有采纳积极的建议,相反,政府目前的措施和政策正一点点地把穆斯林社群推向孤立和边缘化。他担心政府正从一个极端走向另外一个更危险的极端,“现在政府不仅禁止那些应该禁止的组织,而且禁止那些完全和平的组织。”

  根据新措施,政府将封禁回教解放党(Hizb-ut-Tahrir)和替代“侨民”(Al-Muhajiroun)这两个极端回教组织。贾法认为,“侨民”早就应该被封禁,但回教解放党完全是一个非暴力的组织。

  “回教解放党去年还和政府合作,试图一道解决极端主义的问题。”贾法说,“它惟一的‘罪过’是强烈批评了政府的伊拉克政策。”

  好的方面,生活在英国的穆斯林开始对自己反省。曾因撰写《撒旦诗篇》,被批亵渎真主而长期被一些伊斯兰领袖追杀的印度裔英国作家萨尔曼·拉什迪最近公开表态,认为伊斯兰教必须革新才可以适应现代社会。

  拉什迪批评一些来到英国的穆斯林“完全生活在自我封闭的小圈圈中,不与外部社会接触。”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