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与宪法保障
时间:2013-05-07 11:18:55  来源:正义网  作者:李玉山 别清涛

    一、人权的概述 

  1、人权的涵义 

  人权,最初是资产阶级为反对封建专制和宗教特权而提出来的一个口号。世界上第一个将人权提到纲领性文件和根本法地位的是1776年美国的《独立宣言》,马克思称之为“第一个人权宣言”。1789年8月法国制宪会议通过了第一个直接以“人权”为名的《人权和公民权》(即通常所说《人权宣言》)。以后随着资产阶级革命在其他国家的胜利,这些国家的宪法也大都将“人权”称作“公民权利”加以确认。而人权一词直到1948年在《世界人权宣言》中才首次得到国际社会的公认。 

  所谓人权,是指在一定的社会历史条件下,每一个人按其本质享有或应该享有的基本权利和自由。 人权的本质特征和要求是自由和平等。人权的实质内容和目标是人的生存和发展。没有自由、平等作保证,人类就不能作为人来生存和发展,就谈不上符合人的尊严、本性的生存和发展,也就谈不上人权。因此,所谓人权,就其完整的意义而言,就是人人自由、平等地生存和发展的权利,或者说,就是人人基于生存和发展所必需的自由、平等权利。 

  2、人权的主要内容 

  现在国际上所说的人权通常可分为两大部分内容,一部分称为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另一部分称为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人权也可以分为集体人权和个人人权这两部分。集体人权(Collective Human Rights)主要指国家和民族在国际社会中所应享有的各项权利,如国家主权、民族自决权、发展权等等。个人人权(Individual Human Rights)主要包括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与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两大部分。 

  二、宪法对于保障人权的重要意义 

  宪法历来被称为人权保障书,既是对已有人权的确认,也是人权事业进一步发展的保障,近现代人权事业的任何进步都会在宪法中得到体现和反映,而宪法的进步又推动着人权事业的发展。可以说,人权与宪法相伴相随、密不可分。列宁指出:“宪法就是一张写着人民权利的纸。” 在人权的保障体系中,宪法保障是首要的、也是最富有成效的。因为宪法是一个国家的根本大法,具有最高权威和最高的法律效力。没有宪法保障,任何人权保障都将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1、保障人权是宪法的出发点和终极目标。人权和宪法的关系,从根本上讲是内容和形式的关系。人类争取人权的活动始终贯穿于宪法的产生、发展以及宪政实践的全过程。首先,宪法随着人权的产生而产生,并随着人权的发展而发展变化。纵观资本主义宪政史,我们可以发现,不管是英国式的“钦定宪法”,还是美国式的“民定宪法”,都是以争取人权为目标的。这些国家宪法的产生,都与要求政治上限制君权同时保障民权有密切关系。其次,宪法的基本内容是规定人权的内容,进而保障和实现人权。宪法的基本内容可以分为两个方面,一是划分国家机关的权力;二是规定公民权利的内容和保障措施。二者的关系是国家权力存在和运行的目的是为了保障人权,而宪法规定的人权内容又居于核心和统帅地位。再次,保护人权可以作为判断宪法善恶的标准。人权是法律的人道主义基础,人们可以根据人权的精神来判断宪法的善与恶。人们期望宪法能真正体现公平与正义,人权成为文明进步宪法所要实现的根本价值目标。如果宪法不体现一定的人权精神,不反映基本的人道主义内容,它不仅是违反人性和道德的,而且会造成社会动荡不定。

  2、宪法是对人权的确认和保障。宪法是人权的保障书。人类的制宪史告诉我们,宪法自产生时起,就是以对人权的确认和保障为目的,几乎没有哪一部宪法不确认和不保障人权,人权的保障和实现必须要借助于宪法。这种人权对宪法的依赖性,是由于人权的实现需要宪法的作用。宪法对人权的保障作用主要体现在:首先宪法确认人权的范围。其次宪法确立国家权力运行的规则体系。宪法作为国家的根本大法,其调整对象主要是国家与社会、国家与公民之间的相互关系,即国家权力与公民权利的关系。而宪法要实现对这些关系的有效调整,一方面必须明确规定公民的基本权利与义务,另一方面则需要对国家的基本制度(包括政治制度、经济制度和文化制度等)做出规定,其中,核心是国家机构的设置和相互关系,以及运行规则。再次宪法确立违宪审查制度。违宪审查是现代宪政国家保障人权不可或缺的基本制度。实施宪法监督,开展违宪审查,是维护宪法权威,实现宪法对人权的保障功能的重要途径。 

  三、我国人权宪法保障的现状 

  1、我国人权宪法保障取得的成就。十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第一次将人权明确载入宪法,提出了“国家尊重和保护人权”, 把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第一次写入宪法,在中国的人权发展史上具有开创性和历史性的重要意义,是人权发展史上的一个新的里程碑,这对我国人民的思想观念、社会生活乃至国家的政治制度、立法执法、对外关系将产生深远影响。 

  2、我国人权宪法保障存在的不足之处。当我们为人权保护第一次被庄严地写进宪法而弹冠相庆时,冷静下来理性的思考,发现还有很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甚至还有许多缺陷。 

  (1)我国宪法规定的权利体系不完备。首先,宪法没有确立法不禁止即自由的原则,而是采取了列举的方式。我们知道,“权利不是由宪法授予的,也非源于宪法,它们先于宪法而存在”。在法律之外还存在着广泛的权利和自由。在一个弥漫着自由传统的社会中法不禁止即自由是一个不言而喻的宪法惯例;而在一个缺乏自由传统,到处充满着法无授予即无自由的理念的国度里,这样做的后果是大量列举之外的权利无法得到宪法的保障。其次,宪法对我国的首要人权—生存权和发展权没有作出规定。生存权和发展权是其他人权享有和实现的物质基础和前提。“在中国生存权、发展权是最基本最重要的人权”。对这个人民广泛认同的首要人权,宪法没有做出规定,不能不说是个遗憾。再次,我国宪法中人权外延的缺失。有些应该而且世界各国宪法也都做了规定的公民权利,我国宪法却没有做出相应的规定,如迁徙权、新闻自由权、契约自由等。 

  (2)公民权利限制原则有待完善。权利限制原则一般包括三个方面:公民权利行使的范围,国家权力限制公民权利的目的和限度。现行宪法只规定了权利行使的范围,即“公民在行使自由和权利的时候,不得损害国家的、社会的、集体的利益和其他公民的合法的自由和权利”,而对国家权力限制权利的目的以及限制权利的限度没有做出规定。这就为国家权力侵犯人权提供了可能的空间。 

  (3)宪法监督制度有待健全。宪法虽然规定了比较完整意义上的违宪审查制度,但是仍然存在不够完善之处,主要表现审查主体不明确和多层次,审查范围狭窄,在宪法之下的人大制定的基本法律和人大常委会制定的法律这两个层次,都没有被监督。所以,严格来讲,宪法监督制度在我国实际上并未真正建立起来。 

  (4)我国现行宪法并未确立宪法诉讼制度,只是规定了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的违宪审查权。这一规定从理论上讲有利于宪法的全面实施,但是它却忽视了宪法在实施过程中是否有违宪行为的发生;若发生了违宪行为,应如何采取措施,当事人应适用何种救济方法和程序。 

  四、完善我国人权宪法保障的思考 

  1、完善公民基本权利义务体系。首先,宪法应该确立法不禁止即自由的原则;其次,宪法应该完善关于公民权利的规定,增加新闻、出版、迁徙、罢工等自由和隐私权,环境权,生存权等的规定。再次,适当缩减基本义务条款。法治条件下的个人义务可分为三类:其一是为实现国家利益和公共利益而需承担的基本义务;其二是与自由权利相伴而来的对应性义务;其三是自愿承担的义务。宪法规定的基本义务主要是为实现国家利益和公共利益而需承担的基本义务(l)公民有遵守宪法和法律的义务。(2)公民有依法纳税的义务。(3)公民有依法服兵役和参加民兵组织的义务。 

  2、健全公民权利限制原则。现代社会,国家不再是“守夜人”。公民的权利不是绝对的。因此,国家权力对公民权利的限制是必要的。这已为各国社会实践所证明。但是,国家权力也不是绝对的,而且对人权的侵害最主要是来自国家权力。因此,宪法应该在已有的公民权利行使的范围规定的基础上,增加对国家权力限制公民权利的目的和限度的规定。基于我国的历史传统和现实条件,宪法应该规定除为满足社会公共需要、促进社会发展和进步、尊重和保障人权,并按正当程序加以限制外,国家不得限制任何公民的权利和自由。即使在法律的限制下,也不得损害权利与自由的最本质最基本的内容。 

  3、建立与完善违宪审查制度。我国现行宪法采取了由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监督宪法实施的体制,同时通过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下设的专门委员会的辅助作用,以保障宪法监督的权威性和有效性。但是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既是我国的立法机关,同时又是我国立法合宪性的审查机关,这实际上是一种自我监督,而理论和实践均证明,自我监督往往等于没有监督。因此,笔者认为,应建立一个地位与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相当的宪法委员会,行使宪法监督违宪审查的职权。宪法委员会对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负责,它的审查和处理意见均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并作出决定。建立违宪审查制度的目的,就是要限制国家权力的范围,防止国家权力机关滥用立法权,侵犯公民的合法权利,因此,它是制约国家权力不可或缺的重要制度。 

  4、建立宪法诉讼制度。“一种无法诉诸法律保护的权利,实际上根本就不是什么法律权利。”“在现代法治社会的权利救济体系中,诉讼救济是最主要、也是最有效的救济方法,而宪法诉讼则是保障公民基本权利的最终性的救济途径。”但我国宪法在司法实践中一直是被当成“法宝”高高祭起。在具体实践中,宪法基本上没有被作为法院裁判案件的直接法律依据,应当建立一种“双轨制”的宪法诉讼制度,在普通法院内设立宪法审判庭,专门审理公民的具体宪法诉讼案件,同时在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之下设立宪法委员会,专门监督宪法的实施,受理个别有重大影响的宪法诉讼案件并对法律和其他规范性文件的合宪性进行审查。 

  参考文献: 

  [1]江国华.无诉讼即无宪政[J].法律科学,2000,(1). 

  [2]莫纪宏.现代宪法的逻辑基础[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1. 

  [3]费善诚.我国公民基本权利的宪法诉讼制度探析[J].浙江大学学报,2001,(4). 

  [4]刘云龙.也论宪法诉讼在我国的应用[J].法学评论,2002. 

  [5]周叶中.宪法[M]高等教育出版社,2000. 

  [6]李步云,邓成明.论宪法的人权保障功能[J]中国法学,2002.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