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治沙 不进则退
时间:2013-06-18 10:35:18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作者:赵卫民

     山西天镇县:一个风沙源治理的 “新样本”? 

 

      QQ图片20130618103736.jpgQQ图片20130618103736.jpg

 

      “三北防护林建设”暨“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系列报道(1)

 

    本报记者 赵卫民 江平 见习记者 王文煜 实习生 王鹏

 

    “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是党中央、国务院为改善和优化京津及周边地区生态环境状况,减轻风沙危害,紧急启动实施的一项具有重大战略意义的生态建设工程。

 

    久治未果的天镇县

 

    山西省天镇县位于山西省东北部,地处晋、冀、蒙三省(区)交界处,与内蒙古的兴和县、河北的怀安、阳原县毗邻。距首都北京直线距离约210公里,是京津风沙源治理的重点区域,同时也是首都水资源保护生态建设项目区。

 

    但是,这一重点区域的防沙治沙效果似乎并不尽人意。继2010年中国青年报做了题为 《山西天镇县狂采铁砂致大量耕地被毁》的报道后,又有多家媒体发表披露该县以治理荒山、荒坡等“四荒地”为名,大肆露天开采铁矿砂,严重影响风沙源治理工程的报道。

 

    近日,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在天镇县采访时发现,该县十年的治沙并没有出现绿水青山、枝繁叶茂、满目苍翠的景象,看到的却是,山体被“开膛破肚”、肆意开挖,还有成片的耕地被毁坏,河道淤积、堵塞,山体裸露。采矿后所留下的废渣随处可见。

 

    废弃矿渣成安全隐患

 

    从天镇县城向南出城不远,就可清晰地看到远处山坡上,一处处被开挖裸露的灰白相间的山体。沿着一条乡村公路前行约两公里,便到了三里屯村,沿着村边的一条土路前行不远,有一条堆满生活垃圾、大坑套着小坑的废弃河道,穿过这条干枯的河道便到了虎头山和沙帽山下。

 

    从山脚向上望去,只见半山腰上被劈开的山上留下一个个深坑,而在坑旁的山沟里堆积着一个个形似山包的废土渣石堆。这些渣石堆,低的有十多米高,高的有十几层楼那么高,既没有采取围拦措施,也没有平整。而就在这高高的土堆下面100米之外,就是还剩下几户人家的老三道梁村(大部分已搬迁)。

 

    而类似这种情景的不仅是出现在虎头山,由此向三里屯村、葛家屯村方向绵延约十余公里,一直延伸到天镇县去往大同的高速公路入口处右边山坡上,大约有几十处甚至近百处被开挖的矿区。

 

    其实,让村民们担忧的不仅仅是漫天的风沙,可怕的是,“一旦出现水土流失、滑坡、泥石流,我们不知道该咋办。 ”在三道梁村,回乡探望老母亲的村民担忧地说。

 

    生态环境被毁为何无人治理?

 

    米薪关镇下阴山村,一位青年村民告诉本报记者,顺着米高公路(米薪关到南高崖的公路)沿线的河沟两侧,至少也有几十个铁矿和选场。“这些私挖乱采的铁矿虽然停了,但破碎的山体、堆积如山的废渣,满天飞扬的尘土、恶化的生态环境,在短时期内确实很难恢复。 ”

 

    “我们这里在挖矿以前,一到春夏季节,就是青山绿水,但现在挖矿之后留下的废矿渣,土质疏松,大风一吹,浮土满天飞扬,现在天镇的天和内蒙古差不多。”另一位年长的村民抱怨道。

 

    一位曾经在天镇县投资开采铁矿的老板告诉记者,在天镇县挖铁矿的主要分布在逯家湾、张西河、南高崖等几个乡镇。对于挖矿后环境破坏无人治理的问题,他说:“挖完铁矿砂的地方,不是坑就是废土堆,矿老板只管挣钱,谁也不会去填平恢复,况且也没人要求这么做。 ”

 

    然而,承包到“四荒地”的老板们并没有在这片荒地上发展涉农产业,而是抓紧时间“挖山选铁”,致使山体地表遭到破坏,耕地和林地也难逃厄运。

 

    在逯家湾镇北的一处采矿场,看矿人告诉记者,福建老板来投资就是为了挖铁矿挣钱,谁还会去回填治理?

 

    天镇县究竟有多少个这样的铁矿?

 

    “全县大大小小大约有一千多个这样的矿区。”经营铁矿生意的白老板告诉记者,2008年,天镇县人民政府出台了农村“四荒”资源改造治理办法,并成立了农村资源综合管理中心。以治理荒山、荒坡、荒沟、荒滩的名义拍卖矿产,各地矿主蜂拥而至,就形成了全县挖矿的局面。“前不久,上面来人了,督促县里相关部门关停了全县所有没有取得合法采矿手续的铁矿。 ”白老板说。

 

    在天镇县大肆拍卖“四荒”资源的背景下,福建、浙江、河北、辽宁等10多个省份的600多位 “铁老板”纷纷跑到这里,少则几百万,多则上千万的资金投向了开采荒山的项目上。

 

    据北京某媒体报道称,时任天镇县常务副县长的王普生说,2008年“四荒”拍卖时,全国各地来的老板非常多,总共拍卖达3亿多元,签发出600多份资源治理开发权承包确认证书,拍卖“四荒”地达5万多亩。

 

    补贴政策难落实再现复耕

 

    天镇县开展退耕还林工作的前几年,曾一度得到农民的赞赏。 “虽然给的补贴不多,一年也就几百块钱,但是觉得挺好。 ”但这一“挺好”却仅仅维持了三年。而这个“三年”正是国家对地方“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任务完成的验收期限。也就是说,天镇县对农民的退耕还林补贴在国家对该地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任务验收之后就不再下发给农民了。

 

    据三里屯村村民们介绍,他们村退耕地种的大部分是杏树,过去给补贴的时候,大家的护林积极性很高,后来不给钱了,杏树两三年内又见不到效益,所以大部分村民把树刨了。

 

    一位满头白发老奶奶认为,国家的政策是好政策,就是下面执行不好。“退耕还林开始那几年,效果确实很明显,现在又恢复成老样子,也不再想啥经济林致富的事了。 ”

 

    一位女性村民拿着一张白纸条说:“我家10亩退耕地种的都是杏树,只给我发了三年补贴就不发了,打那之后我就又把树刨了继续种我的玉米,种玉米一亩也能打下一千斤粮食。 ”据她说,去年村干部到她家给老太太说,补贴不给了,要收回那个 “绿本”(退耕还林补贴领取簿)。她得知后去讨说法,村干部给了一张白纸条,又给了5块钱,就这么把她家的“绿本”买走了。

 

    据了解,去年和今年,被乡里以5元钱“买走了”的“绿本”不在少数,但其中的缘由谁也搞不懂。

 

    按照国家退耕还林补贴政策规定:生态林补贴16年,其中前8年每亩160元,后8年每亩90元;而据当地村民出示的退耕还林补贴领取簿上显示:每亩只有150元。这与国家规定的每亩160元补贴标准产生了差异。在三道梁自然村和城关镇葛家屯村民出示的补贴领取簿显示:后续补贴每亩仅70元。

 

    天镇县为何将补贴时间缩短至3年?将160元的补贴标准降为150元?后续的90元补贴标准降为70元?这少发的10元、20元又去了哪里?不免让人产生疑问。

 

    综上所述,由于补贴政策不到位,地方有关部门没有足额发放补贴资金,严重挫伤了农民退耕还林的积极性,对此政策产生了不信任,导致出现部分农民挖树复耕的现象。据了解,仅三里屯村,复耕的土地就有近500亩。

 

    林业局长称“顾不上”

 

    带着村民们反映的问题,本报记者首先来到天镇县政府,通过宣传部门致电县林业局了解情况,得到的答复却是“李局长顾不上。 ”

 

    下午,在县林业局值班的工作人员称,风沙源治理工作是由一把手李局长主抓,没有分管副局长,有什么事还得找他,别人谁也不知道。等待了一个多小时,多番拨打李局长电话,均未接听。

 

    记者再次通过天镇县政府办联系,希望向县里的有关领导了解相关情况,同样吃了“闭门羹”。有工作人员私下透露说,分管副县长去跑“京津风沙源治理”二期工程50万亩的“项目”去了。

 

      QQ图片20130618103706.jpg

 

    图为天镇县三里屯村民出示的山西省京津风沙源治理退耕还林还草粮食供应医教补助证,村民们称为“绿本”。 本报记者 江平 摄图为内蒙古兴和县至山西天镇县S201省道新平镇境内,一处正在施工的采矿场。

 

    本报记者 江平 摄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