镉大米是如何流向餐桌 公开透明才能消除恐慌
时间:2013-05-24 14:18:57  来源:  作者:

    5月18日,广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公布了镉超标的8批次大米及米制品生产厂家、品牌标识。广东主要的大米供应地之一湖南再次成为“重灾区”,8个批次里有6批次来自湖南。  作为我国传统的“鱼米之乡”,湖南出产的大米却为何屡屡笼罩在重金属污染阴云之下?而重金属超标大米又是如何流向餐桌的?对此,新华社记者展开了调查。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周勉

 

  重金属如何“进入”大米?

 

  专家分析认为,这与湖南独特的地理条件以及历史形成的工业布局密切相关。此外,农业投入品滥用、外源性污染、养殖业污染等因素也日渐显现。

 

  湖南是全国闻名的“有色金属之乡”,土壤中重金属本底值本来就比较高,加上湘江流域历来是中部地区重要的有色金属和重化工业密集区,特别是水污染严重的有色冶金、化工、矿山采选等行业占全省80%以上。 

 

  偏重于重化工业的经济布局使湖南重金属污染形势严峻。仅2007年,湘江流域排放的工业废水就有5.67亿吨,生活污水11.19亿吨。其中重金属含量特别高,汞、镉、铅、砷分别占全国排放量的54.5%、37%、6.0%和14.1%。

 

  2012年底,湖南省农业厅曾在全省耕地质量工作会上披露,目前湖南省农产品(7.18,0.37,5.43%)产地重金属污染总体已呈现出从轻度污染向重度复合型污染发展、从局部污染向区域污染发展、从城市郊区向广大农村发展的趋势。

 

  首先是污染区域分布广。湖南省重金属污染区域呈“一线两片”分布,即湘江流域一线和湘西、湘南两片。

 

  其次是产地污染面积大。根据初步估算,2009年全省被重金属污染的耕地占全省耕地面积的25%。

 

  第三是农产品产地污染重。2011年全省农用化肥施用量达到836.27万吨,农药使用量12.04万吨,农用地膜使用量7.59万吨,而主要作物对氮磷钾等化肥的当季利用率分别只有30%、25.9%和36.7%,农药利用率也仅为30%左右,地膜回收率不足85%,这意味着每年将有167.34万吨化肥(折纯)、8.43万吨农药、1.14万吨地膜残留土壤造成污染,而农用地膜在土壤中的降解时间长达20年之久。

 

  湖南省一家农业科技公司负责人介绍说,当前我国农业投入品的过度使用已成泛滥趋势,不少化肥和农药其本身就含有重金属成分,它们会让土壤内有机质含量降低,破坏土壤的自我调节功能。 

 

  一些磷肥钾肥和复合肥被施入土壤后,能够使土壤和作物吸收到不易被移除的重金属,即便是有机肥料也难逃重金属污染。而在一些小规模的养殖场,人们常常在猪、鸡等农畜的饲料中添加含砷制剂或硫酸铜,因为这种重金属可以杀死猪体内的寄生虫,促进牲畜生长,甚至可能“让猪肉的颜色变得更红润”。

 

  镉大米如何流向餐桌?

 

  种植环节,未对土地用途进行划分;抽检环节,中小米厂抽检如同“牛栏关猫”,重金属含量长期以来没有被列入粮食常规检测项目,部分企业虽可抽检但却不公布,也没有公信力。

 

  “什么叫重金属超标?我们没有听说过。”这是今年2月底媒体曝出湖南大米镉超标时,记者在田间随机采访一名农民时,他的回答。 

 

  实际上,在种植环节,由于“增产压力”,我国不少地方根本未对土地用途进行划分。直到镉超标事件导致农民手上的粮食卖不出去时,无辜的农民仍一脸茫然。

 

  湖南省益阳市赫山区沙岭村粮农李旭芳对记者说,从来没有人告知他们,自己的田是否还适合种植农作物。

 

  而数量众多的中小米厂的存在,使得即使严格抽检,也只能形成“牛栏关猫”的局面。离李旭芳家不到两公里,就是湖南省最大的民间米市——兰溪米市。大大小小200多家米厂,每年生产出超过200万吨的大米。山岭米业厂长赵汉才介绍,尽管益阳市每年对各厂进行两次抽检,但每次抽检的样品只有五六斤左右。 

 

  “几百家米厂,你不可能管得过来。超标的大米也没有封存,放一放,最后还是会被米厂卖出去。只要上了车,路上就不会再有检测。”赵汉才说。 

 

  此外,重金属含量长期以来也没有被列入粮食常规检测项目。飞雪米业公司是株洲市最大的一家大米加工企业,该公司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企业没有检测重金属的能力,对大米只进行分份、杂质、黄粒米、碎米等普通指标的检测。今年媒体报道出湖南大米镉超标后,他们才按要求送检了一批大米进行重金属检测。 

 

  而一些有检测能力的大型企业,不仅能检测大米是否超标,还能具体掌握污染区域。但这些数据,大都“仅供内部参考”。

 

  湘潭县君宜生态农业有限公司前段时间对公司方圆35公里以内的区域进行了摸底调查,污染面积与未污染面积之比大概在1:6左右。“但我们不能擅自公布具体受到污染的是哪些区域。”该公司办公室主任陈益民说。 

 

  “汞含量为0.008mg/kg,镉未检出,无机砷含量为0.115mg/kg,检测结论均为‘合格’”——湖南汉寿县军山铺镇宏德农业科技公司董事长彭润初翻出一份2012年5月汉寿县质量监督检验及计量检定所出具的早籼大米检验报告。然而,尽管手握重金属检测合格报告,但由于缺乏权威部门全面准确的数据,这份报告的可信度却大打折扣。           (据新华社电)

 

  哥有话说

 

 

  公开透明

 

 

  才能消除恐慌

 

  距2月被曝上万吨重金属超标大米流入广东之后,湖南大米再次“中枪”,广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5月18日公布的镉含量抽检结果显示,超标的8个批次问题大米和米制品中,湖南占了6个。 

 

  事发已过24小时,仍未见湖南有关部门的任何回应。实际上,今年2月被曝出上万吨重金属超标大米流入广东后,记者就曾多次致电湖南省食安办,得到的答复是“我们正在对事实进行核实,一有结果立刻向社会公布”。可令人遗憾的是,最后的结果竟是以“再次被曝光”的方式向社会公布。

 

  “大米重金属超标”在湖南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不管是政府相关部门,还是基层粮农和粮食企业,都已经对这一事实有所认识。然而,“具体情况其实早就掌握,只是不能公布”;“原本打算拖下去,等风头过了就没人关注了”等等说法,通过各种途径传到记者耳中。 

 

  或许官方考虑是,一旦公布实情,将引起更大的恐慌。这样的想法不合逻辑。当消费者不知道自己吃进肚里的东西是否有毒,当粮农不知道自己辛辛苦苦种出来的粮食是否能卖出去,当企业不知道自己不能收粮卖粮的日子何时是个尽头,还有什么样的恐慌,能比不知道为何恐慌更可怕?

 

  事实证明,视而不见、自欺欺人的鸵鸟心态对于解决问题毫无帮助。面对公众对镉超标大米的追问,有关部门为何不能及时、公开、透明地回应舆论质疑?为何不能把一些不应该成为秘密的“秘密”晒到阳光下,大胆地接受老百姓的检验? e哥认为,一切恐慌只能在公开透明的前提下,才有可能烟消云散。

 

  (据新华社电 记者周勉)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