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建公信力,信息公开是关键
时间:2013-05-10 11:33:30  来源:深圳特区报   作者:庄越之

    律师董正伟年初就土壤污染状况调查数据信息向环保部提出信息公开申请,不久,他收到环保部的答复:这属于国家秘密,不予公开。董律师不服并提出行政复议,环保部认为之前作出的答复合法,同时又承诺有关数据核实后将适当公开。

 

    这桩事件中,我们可以看出的是董律师对实现公民权利的孜孜追求,以及相关部门在民意“倒逼”下的有限让步,这无疑是好事。但在环保部的行政复议答复中,却有意无意地设置了一个“陷阱”,混淆了两个问题:“土壤污染状况调查数据信息该不该公开”和“公开了有没有意义”。

 

    环保部在行政复议决定书提到,我国土壤环境保护管理基础弱,环保部会同有关部门完成的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属于普查性质,调查的样点较疏,只能从宏观上反映土壤总体状况。这非常容易让人得出一个推断:土壤污染状况调查数据能够说明的信息非常有限,因而公开的意义不大。这样的陷阱是非常有迷惑性的,比如一直关注土壤保护的全国人大代表吴青不久前曾说过:土壤污染数据不全面,公布意义不大,公布的理由并不充分。

 

    事实上,土壤污染数据该不该公开,唯一的依据只能是《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而在《条例》第十条清清楚楚写着:县级以上各级人民政府及其部门应当重点公开的政府信息包括:环境保护、公共卫生、安全生产、食品药品、产品质量的监督检查情况。环境保护监督检查信息是环保机构重点公开的政府信息。这一次的土壤污染调查从2006年启动,于2010年宣布结束,耗资十亿元,声势浩大。它所得出的数据无疑属于环保机构重点公开的政府信息,至于这份数据能够多大程度上说明我国的土壤状况,民众应如何理性看待这份数据,这些是信息公开后传播阶段才需要考虑的问题。

 

    同时,民众强烈要求土壤污染状况数据的公开,也不仅仅是为了了解这样的专业数据所揭示的土地状况,更多的是对环保局所做“功课”的一次检查:环保局既然三年前宣告调查完成,就应当马上公开,为何还有“核实后再公开”这个步骤?是不是“功课”做得不好的托辞?环保局可以把这一份数据列入国家机密不予公开,那么以后会不会以相同的理由拒绝公开真正与民众切身利益相关的信息?在信息不透明的情况下,诸如此类的质疑都不能说没有道理。事实上,作为政府部门应当主动重点公开的环保信息,却要一个公民花费时间精力来不断逼问,环保部已经是落后了一步。如何完全透明地向民众公开必须公开的信息,或者诚恳而有理有据地表达不公开的理由,是政府重建公信力的关键一步。


更多